有鳞类动物的起源终于有答案了?

    近日,科学家们在国际期刊《Nature》上发表的一篇关于史前匍匐动物Megachirellawachtleri化石的古生物论文使争议多年的问题,即有鳞类动物来源,有了答案:这块化石发现于意大利阿尔卑斯山脉,其代表着匍匐动物中一个新发现的已灭绝的物种。但是这块化石远不止这么简单。它的出土推翻了我们之前关于有鳞类动物的来源与进化的认知,并为科学家们研讨有鳞类进化的过程提供了重要的线索。
 
    有鳞目:匍匐动物中涵盖物种最多的类群
 
    有鳞类动物是地球生物圈中不可或缺的一局部。在地球生物进化的过程中,其作为匍匐动物中最具物种多样性的类群之一,有着长久的历史和众多令人不可思议的成员。并且,在地球的生态系统中,它们在不同的生存环境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当今世界上,有鳞类动物的散布范围十分的广。据统计,它们的脚印遍及在当今除南极洲外的每个大洲上。它们有的生活在干旱的大漠,有的生活在暖和湿润的雨林,有的生活在浩瀚的海洋中。不只如此,依据化石记载,它们在在悠远的中生代晚期更是遍及在每一块大陆上和每一片大洋中。
 
    现存的有鳞类动物包括我们熟习的蛇与蜥蜴,同时还包括一种奇特的生物类群——蚓蜥。蚓蜥类是有鳞目下的一个亚目,这类动物表面似蛇类,没有四肢,但却与蛇类以及蜥蜴类在形态特征上有着实质的区别。它们经过挖洞生活在公开,视觉与听觉已高度退化。另一方面,在悠远的古代,有鳞类则包含着更多的物种。在白垩纪末期随恐龙一同灭绝的沧龙便是地球上已知的曾存在过的最大的有鳞类动物。
 
    有鳞类动物,是猎物还是猎手?
 
    我们所熟知的蜥蜴类与蛇类中,很多都是以昆虫类、两栖类、匍匐类和哺乳类动物为食的肉食性动物,它们都是天生的杀手。其中如科莫多巨蜥,眼镜王蛇等掠食者更是占领着食物链的顶端。并且,有鳞目的动物还具有现今其它匍匐类动物所不具备的独门武器——生物毒素。
 
    据悉,在现生的一切匍匐动物中,只要有鳞目的成员具有毒腺,并且它们所具备的生物毒素的毒性极强。据估量,世界最毒陆栖毒蛇——内陆太攀蛇的毒素对一个70kg的成年人的致死剂量约为1。75mg(LD50=0。025mg/kg),而这种蛇均匀一次的毒素注入量约为44mg,最大为110mg。
 
    科莫多巨蜥(Varanuskomodoensis)
 
    不过要谈到有鳞类动物中顶级的猎手,那就一定少不了一个古代的庞然大物——沧龙。沧龙固然曾经在白垩纪末期灭绝。但它绝对是有鳞类动物演化史上中最胜利的物种之一。它们生活在晚白垩纪(约7000万至6500万年前)的各个大洋中。据研讨,沧龙位于当时食物链的顶端,以其它一切海洋生物为食,以至会猎杀体型比本人小的其它沧龙。而另一方面,沧龙偶然也会捕食靠近水边的陆栖恐龙。目前已知的最大沧龙体长约为21m,是当时世界海洋中当之无愧的霸主。
 
    沧龙
 
    大卫娱乐2报道:固然有鳞类动物中有很多致命的猎手,但是有些有鳞类动物则是人畜无害的的素食主义者。例如北美的绿鬣蜥便是典型的食植性蜥蜴。其成年个体体长可到达近两米,体重近10公斤,但是这硕大的体魄却仅靠吃植物来维持。
    北美绿鬣蜥(Iguanaiguana)
 
    虚无缥缈的来源终于有了答案
 
    固然有鳞类动物的品种繁多,但是它们身上照旧有许多未知的谜团没有解开。其中,不断搅扰科学家们很久的一个问题就是它们到底从哪里来?又是如何进化开展到往常如此繁多的物种的?而理解它们的来源则关于学习它们的进化与物种多样性有着极为重要的意义。
 
    在科学界,关于这些问题的争议从未中止过。这些争议主要是由于经过分子钟所预测的有鳞类动物来源年代比被发现的最古老的有鳞类动物化石要早近7000万年。另一方面,当用不同数据树立系统发育树(用于反响物种间进化关系的树状构造图)时,其所反映出的有鳞类动物进化过程将截然不同。当采用基因分子数据时,壁虎类被以为是最先演化出的有鳞类动物。而当采用形态特征数据时,鬣蜥类则被以为是最先演化出的有鳞类。
 
    金粉日守宫(Phelsumalaticauda)
 
    关于此次发现,科学家们经过高分辨率微聚焦X光分层扫描(高分辨率CT扫描)发现,Megachirellawachtleri不只具有侧生齿等典型的鳞龙类动物(鳞龙形下纲)的特征,还具有例如第一掌腕骨的愈合(兼并为一块骨骼)等典型的现代有鳞类动物(有鳞目)的特征。这些特征使科学家们置信Megachirellawachtleri是一种大约生活在距今2亿4千3百万年前的中三叠纪时的有鳞类动物,比之前发现的最早的有鳞类化石(1亿6千8百万年前,中侏罗纪)还早了7500万年,是目前已知的最古老的有鳞类动物。并且,Megachirellawachtleri化石的发现使原先的预测来源年代与实践来源年代之间的7000万年得以补偿。
 
    另一方面,在研讨中,科学家们对包括Megachirellawachtleri在内的现生和灭绝的双孔类匍匐动物(包含有鳞类动物和其它双孔亚纲成员)停止了大范围取样,并将采集到的形态与基因分子数据一同做了综合剖析。综合剖析的结果与之前用分子数据剖析所得到的的结果相同,结果显现壁虎类是最先进化出的有鳞类动物。而这次大范围取样剖析更是培养了初次形态数据与分子数据上的分歧性。
 
    Megachirellawachtleri的发现和这次的研讨结果关于有鳞动物的进化史有着重要的意义。能够说,其胜利的填补了有鳞类动物进化史上的空白,并第一次处理了形态数据与分子数据之间的争议,是古生物界里程碑式的发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