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做个失败的好人,我宁愿做个成功的疯子

    你能想象吗?
 
    我们的世界其实由一小群肉体病态控制,
 
    以至,我们日日仰视、膜拜,
 
    充溢个人魅力的科技大佬们,
 
    其实具有“肉体病态倾向”!
 
    硅兔君并不是在开玩笑,依据英国《TheTelegraph》的报道,每5位CEO中就有1人存在“肉体病态倾向”。
 
    愈加“匪夷所思”的是,公司CEO们的肉体病态倾向水平与监狱中的囚犯分歧。
 
    当你进一步理解肉体病态及肉体病态倾向人群的表征及思想方式时,你或许就不会觉得匪夷所思,而是天经地义、理应如此。
 
    天使与魔鬼共存
 
    前段时间,Facebook爆出数据泄露丑闻,马克·扎克伯格个人形象一泻千里,一篇来自公众号“X博士”的文章《扎克伯格是当今世界最有城府的人》刷遍朋友圈。
 
    文章一针见血地指出“在世界这么多富豪中,扎克伯格绝对是最热衷于作秀的一个。”文中总结扎克伯格的各种亲民形象,都是由高薪延聘的公关团队所打造出来的。
 
    但我们假如细究一下世界上的富豪大佬们,扎克伯格的这种“爱扮演”的行为仿佛并不是一种个例。
 
    大卫娱乐2报道:信誓旦旦承认没有出轨的美国前总统克林顿、终年占领文娱与科技板块的“北美乐视钢铁侠”埃隆·马斯克、幻想是造一面大墙的“推特之子”特朗普、不是在骂人就是在抽烟酗酒的糟老头温斯顿·丘吉尔……
 
    固然这些人经常把生活当作舞台,把本人活成奥斯卡级别的戏精,但不可承认的是——他们充溢着强大的魅力。
 
    乔布斯被很多心理学家断定为肉体病态者
 
    而另一方面,还有一群人和这群大佬们有着相同的特质。
    这群人包括奸杀数十名年轻女性的“阳光男孩”泰德·邦迪、折磨与谋杀33位青年男性的“油画艺术家”韦恩·加斯、下令对十万库尔德人停止种族灭绝的萨达姆·侯赛因、以及电影《缄默的羔羊》中的主角汉尼拔……
 
    这群人类历史上最臭名远扬的杀人犯,生前四周人对他们的描绘却经常呈现:“诙谐”、“亲切”、“善解人意”、“和蔼”等字眼,在罪行败露之前,四周没有人置信他们是如此可怕的恶魔。
 
    泰德·邦迪,美国历史上最臭名远扬的连环杀手之一,被害人数估量为26至100人不等。口若悬河的口才、充溢着魅力的表面是许多人对他的第一印象
 
    最著名的肉体病态形象——汉尼拔
 
    而这些人,不论是富豪大佬,还是连环杀人狂,他们无不例外都还有另外一个身份——肉体病态者(psychopath)。
 
    肉体病态最让人入迷的中央,是心理学家们经过它发现:世界上最臭名远扬的罪犯,和世界上最胜利的社会精英,竟然都是同一群人。
 
    躲藏在人群中的怪人
 
    无畏、无情、专注、有魅力、口才好、自大、自恋、缺乏共情心、不焦虑、不拖拉、喜欢刺激、病态说谎、支配别人、不在乎他人的见地、追求成就感。
 
    这15个描绘肉体病态者们性格特征的关键词中,贬责与贬低的词汇简直各占一半,从这里开端,似乎就开端暗示肉体病态正面与负面作用仅一线之隔的特质。
 
    (但需求留意的一点是,一个人即便契合以上大局部特征,也只能被确以为“高度的肉体病态倾向”。)
 
    对肉体病态的专业解释是什么?
 
    它在英语中的专业名词是psychopathy,在中文的一些材料中也译为心理变态。
 
    在早期的心理学中,主流观念不断对肉体病态带有很强的误解,以为这是一种极端罪犯所携带的肉体疾病,并把肉体病态同等于反社会型人格障碍(AntisocialPersonalityDisorder)。
 
    但近些年的研讨数据标明,肉体病态者中患上反社会型人格障碍的比例,的确远远高于普通人群,但二者并非是同等的关系。反社会型人格障碍是一种肉体疾病,而肉体病态更像是一种心理病症侯群。
 
    据心理学、肉体病学范畴的世界级权威专家凯文·达顿博士,所著的书《为什么疯子比常人更容易胜利》中写道,除去特工、特务、特种部队等特殊职业,在寻常的各类职业中,肉体病态所占比例最高的十个职业,从高到低分别是:首席执行官、律师、媒体工作者、销售员、外科医生、记者、警察、牧师、厨师、公务员。
 
    小李子在电影《华尔街之狼》中扮演的肉体病态CEO
 
    这十个职业,在人类社会中有着无足轻重的位置。换句话说,在一定水平上,我们的世界是由一小群肉体病态所控制的。
 
    听起来有些耸人听闻,但细究起这十个职业,其实也很容易了解缘由。
 
    这些职业常常都有着几个共同的特征:高压力、高抵触性、以及宏大的职业成就感。
 
    而这些职业请求,刚好圆满地契合了肉体病态者们的优点:无情、魅力、专注、坚毅、无畏、活在当下、超强执行力、追求成就感、积极的心态、充溢着压服力。
 
    试想一下,当一位外科医生给你做手术时,你不会希望这位医生由于慌张而手脚发抖、由于担忧手术结果而出神,你会希望这位医生像一个机器人一样准确,手术全程高度专注,即便遇见不测状况,也不受任何情感的扰乱而慌张……
 
    想要做到这一点,普通人需求承受十几年的职业锻炼以及经历累积,才干在如此高压与高抵触性的状况下坚持“冷血”的状态。